一攤情水染墨棠。

寫寫文章發發病的地方,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筆,歡迎跟我聊聊天,我會很開心的。:)
當然若不喜歡也請指教。
我是灣家妹子染棠,很高興認識你。
-
全職重度病,老實說我的lofter就是為了全職才開的呀 ヽ(〃∀〃)ノ
主食韓葉/all葉/喻黃,不吃葉藍/韓張。
葉修重度廚不用救♂
-
葉男神我宣你你造嗎!
-
噗浪:Boo_din37
微博:棠儿_操翻那个叶不修

没有地址的信。(伞修)

→PO主的痛点很奇怪,被自己痛到快哭
→苏
→考试求人品

叶修最近似乎有了个不为人知的情人。
叶修每个礼拜都去寄信,信扔进邮筒那一刻,叶修的笑显的真心,提到要去寄信时虽然嘴上嫌着麻烦,却也总是开心的。
苏沐澄看着叶修这样,提着的一颗心终於放了下来,他想,在苏沐秋过世之後叶修身边能有个伴,总是好的。
直到那天她接到邮局的电话,通知她去邮局一趟。
苏沐澄抱回了满满一箱的信,上头没有收信人地址,寄件人地址写的是他们以前的家。
而每一封的收件人都是苏沐秋。
而在整个箱子的最下面放着一张摺叠的信纸。
“苏沐秋在你的背景,有我爱你。”
苏沐澄看出了那是回应当年苏沐秋对叶修说过的话。
“叶修,你说如果我明天就死了你会什麽反应?...

清明跟风 (ノ∀ ̄〃)

→清明节不虐伞哥你们好意思么,我不好意思所以来开虐了(你
→被虐了当然要虐回来,一早就被很多太太给虐的心肝儿颤
→苏沐秋留给叶修的不是阴影,是荣耀
→不要找PO主谈人生谢谢

离开嘉世的那时,叶修攥紧了手中的帐号卡君莫笑,其实他原本没有想过要动用这张卡的。
君莫笑里头有太多属于那个人的存在,而那个人已经离开了太久。
当初叶修用了让人出乎意料的冷静处理完了苏沐秋的身后事,除了一开始在急诊室外的焦虑落过泪以外,叶修没有流露过一丝悲伤,很平静的带着苏沐澄将苏沐秋下葬,很平静的将苏沐秋的东西收拾。
平静到吓坏了苏沐澄。
那天是苏沐秋的头七隔天,苏沐澄一早起来就抱着在厨房弄早餐的叶修大哭。
她说、叶修哥你不要这样,昨晚我...

你已離去三十題之二(傘修)

2.離去的時間
叮咚。
手機跳出提醒,四月一號快到了呢。
那個人離開了太久,久到他的臉已經有些模糊。
無論如何思考,都無法勾勒出他的模樣。
3.遙不可及的距離
手術燈熄滅,醫生離開,一床病床被推了出來。
他們隔著一層白布,卻是遙不可及的距離。
4.改不掉習慣
許多年後蘇沐澄偶然問道,他有沒有什麼改不掉的習慣。
大概就是打榮耀打到一半會反射性的轉過頭找蘇沐秋那混帳吧,不過絕對找不到就是了。
葉修一臉忿忿的回答蘇沐澄。

你已離去三十題之一(傘修)

1.來不及告別

手機鈴聲似乎響的比平常急促,葉修用著一如往常的漫不經心接起了電話,傳來的消息卻是打的他措手不及。

「葉修、哥他出車禍了你快來。」對頭的小女生哭的抽抽噎噎。

他所說的話語,一個字、一個字的打進葉修的內心。

坐在急救室外頭,安撫著蘇沐澄,看著白袍上沾染了血跡的醫生走出手術室,說了一句很抱歉。

然後便是一陣荒蕪。

醫生說、很抱歉我們盡力了,請節哀。

他的戀人,說過要一起打榮耀到老的戀人,已經離他而去。

而他連一聲道別,都來不及。

他的世界除了他,再沒有其他。

© 一攤情水染墨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