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攤情水染墨棠。

寫寫文章發發病的地方,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筆,歡迎跟我聊聊天,我會很開心的。:)
當然若不喜歡也請指教。
我是灣家妹子染棠,很高興認識你。
-
全職重度病,老實說我的lofter就是為了全職才開的呀 ヽ(〃∀〃)ノ
主食韓葉/all葉/喻黃,不吃葉藍/韓張。
葉修重度廚不用救♂
-
葉男神我宣你你造嗎!
-
噗浪:Boo_din37
微博:棠儿_操翻那个叶不修

《总有那麽一瞬想哭。》

→思考有点消极的叶修大大有
→PO主好想写喻黄叶的肉好想写喻黄叶的肉好想写喻黄叶的肉,结果炖了一半才突然想到严打网路色情我写什麽肉啊!【摔笔
→喻黄叶肉喻黄叶肉喻黄叶肉喻黄叶肉喻黄叶肉喻黄叶肉喻黄叶肉【怨念


「今天晚餐想吃什麽?」韩文清对着镜子绑着自己的领带边问到。
「你下班的时候买些火锅料回来,我们晚上吃火锅吧,别煮了,麻烦。」叶修在棉被中睁开了惺忪的眼,看着面前的男人说着。
即使已经踏入中年,不可否认的韩文清的身材依旧很好,虽然脸上戾气依旧很重,但像是雕刻品般英俊的脸始终不停引来人们飞蛾扑火,而少了一点莽撞多了一点成熟的气质,让韩文清显得更加是一个婆婆妈妈们争相争取的女婿人选,不过这个人已经是自己的了,谁也抢不走,叶修看着韩文清在朝阳洒入室内的光线下出门,脑子里模模糊糊的想着。
-
「叶修你这个懒虫快起床!」一把掀开了盖着头的棉被,苏沐秋拍了拍叶修的脸颊。
「苏沐秋你别吵。」挥开了某人充满嘲讽意味的手,叶修扯着棉被歪头就要继续睡。
「已经中午了你还起不起床啊,太阳都晒屁股了!」苏沐秋锲而不舍的想叫醒抓着棉被顽强抵抗的家伙。
「烦死了,哥就不起床你咬哥啊昨天是谁折腾那麽晚的!」掀开棉被朝人怒吼了句,便盖回棉被继续睡。
「好啦…那你要吃什麽我去楼下便利商店买吃的。」一屁股坐上床,苏沐秋捏了把叶修露在外头的腰说着。
「帮我买包菸就好了。」闷在棉被里头感觉到某人往自己的腰揩了把油,叶修又蹭蹭蹭的往棉被里头缩。
「菸枪。」望着床上一包鼓起的东西苏沐秋骂了句就出门了。
棉被里头的叶修睡的正香。
-
然後是医院难闻的消毒水味,与医生机械式的通知,叶修模糊的想着,这种事情无轮来几次他都无法习惯。
-
苏沐秋和韩文清都在车祸中过世,出门前的对话如出一辙。
不管是苏沐秋还是韩文清,叶修都曾经以为自己失去一些光芒的人生又有了一道属於自己的阳光,却终究只是一场虚无。
每每午夜梦回穿梭在两段记忆中,浑身冷汗的惊醒後忆起早已失去的那些,叶修总有那麽一瞬想哭。
原来所谓的得到与拥有,只是为了失去,叶修很久很久以後才明白这句话的沉痛。

评论(26)
热度(22)

© 一攤情水染墨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