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攤情水染墨棠。

寫寫文章發發病的地方,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筆,歡迎跟我聊聊天,我會很開心的。:)
當然若不喜歡也請指教。
我是灣家妹子染棠,很高興認識你。
-
全職重度病,老實說我的lofter就是為了全職才開的呀 ヽ(〃∀〃)ノ
主食韓葉/all葉/喻黃,不吃葉藍/韓張。
葉修重度廚不用救♂
-
葉男神我宣你你造嗎!
-
噗浪:Boo_din37
微博:棠儿_操翻那个叶不修

男友力三十题。(韩叶)

→第柒跟第捌
→为什么重发呢?因为上一篇的排版太乱了我怎么改都改不正,身为一个在某些奇怪的地方有强迫症症状的PO主,我毅然决然的重发了!
→排版没有排好真的令人烦躁【。


07 留有餘溫的外套
韓文清動了動肩膀發現自己居然睡在了辦公桌上。
不知道什麼時候睡過去的,桌上散開的文件還維持著睡著前的排列,沒有絲毫散亂,唯一不一樣的是肩頭上多了一點重量。
那是葉修的外套。
面前擺放了一袋早餐,肩上的外套還留有一些葉修的溫度,很明顯是某人剛剛買了早餐回來,看到自己睡在了桌上順手脫了外套替自己蓋上。
韓文清眼底映入了一絲機不可察的溫暖,但也只是一瞬。
整理好了桌上的文件沒打算繼續看,將早餐兩三口解決,韓文清把外套摺好披在手上,往臥房走去。
推開門果然看到某人在床上睡著,因為怕冷將羽絨被捲成一團,像隻優雅而不可攀的北極狐。
把房門關起,空調的溫度往上調了幾度,韓文清拉開了葉修捲的死死的羽絨被,自己也躺了進去,雖然在拉開棉被的時候受到某個睡昏的人一點下意識對於溫暖離開的抵抗,不過韓文清躺入棉被之後,某人像是聞到了熟悉的沐浴露香味也像是感覺到了更溫暖的物體,自己蹭啊蹭的蹭了過來。
今天依舊是和諧的一天。
08 肩膀
「哥啊,為什麼明明你們都是男人你跟哥夫的肩膀感覺就差那麼多呢?」葉秋嗑著瓜子一臉恨鐵不成鋼。
「你又想說什麼。」面對每次帶著韓文清回家過年,總是受到弟弟的比較跟人身攻擊,葉修表示這弟弟胳膊向外簡直白養了。「還有明明是嫂子什麼哥夫!」
不過葉修沒想到,葉秋是他的家人韓文清是他的伴侶,在他和韓文清過的和和諧諧沒吵架沒打架的情況下,葉秋向著韓文清打擊他哥似乎沒有什麼不對。
「我就想說人家哥夫看起來就一臉很有擔當的樣子,哥你就……嘖嘖。」葉秋吐出了口中的瓜子殼,打擊完了葉修便轉頭跟韓文清告了狀。「哥夫哥說你是他媳婦!」
「我代替你離家出走之後又回來接下家裡,還不夠有擔當麼?」葉修只來得及說了一句便被韓文清扯了起身。「老韓你做什麼? 」
「等等老韓你想帶我去哪啊!!」被韓文清帶著走的某人表示驚恐。
「去溝通誰是誰媳婦。」韓文清挑起了一邊的眉頭,然後把人強制拖進了葉修的房間。
「哥、哥夫你們慢慢忙我會幫你們顧著門的,不急啊慢慢來呵呵。」
今年過年葉修明白兩件事,第一件事是自家男人的自尊不容挑戰、第二件事是自家弟弟真的記仇記很久,不過就是代替他離家出走,有需要年年報復打擊麼!

评论(4)
热度(22)

© 一攤情水染墨棠。 | Powered by LOFTER